作为一个现象级的国民短视频APP,抖音前脚刚公布了自己的2020数据报告,后脚就被国家顶格罚款60万。

 

 

抖音充满美好愿景的、崭新的2021就这么在大喜大悲之中戏剧化开场了。

 

一、6亿日活,全民抖音

 

根据前几天发布的2020数据报告显示,抖音在2020年的日活跃用户图突破6亿,日均视频搜索次数突破4亿。

 

 

要知道,在2020年初的时候,抖音的日活仅为4亿,短短1年时间,新增2亿用户,增速之快令人咋舌。

 

而且在全网流量增速放缓的情形下,抖音依然以一种势如破竹的姿态高歌猛进,用户依旧在持续上涨,用户体量如此之庞大,要知道,国内6亿日活的APP屈指可数,抖音已然跟淘宝、微信等超级APP平起平坐。

 

二、商业版图,极速扩张

 

靠着做短视频内容,抖音吃到了时代的第一波红利,同时也驱动了其他互联网巨头对短视频内容的布局。

 

说一句抖音是国内短视频行业的奠基者也未尝不可。

 

庞大的用户体量为抖音带来了不可估量的财富,然而用户越多,野心越大,抖音不满足于短视频所带来的流量,开始扩张自己的商业版图。

 

 

目前抖音的服务场景已涵盖直播、社交、电商、搜索、本地生活等,每一个板块都是移动互联网最热门的领域,多元化的生态布局加速了抖音的野心膨胀。

 

从今年9月份开始,抖音全面封杀第三方链接,试图构建起自己的电商王国。而在此前,抖音一直借助于淘宝、京东第三方平台,通过为其导流的形式帮助自己打开电商大门,顺利入局。

 

抖音对电商的布局不仅仅停留在国内,2020年12月份的时候,抖音海外版Tik Tok与美国的老牌实体零售巨头沃尔玛开展了直播带货首秀。

 

 

虽然观看人数只有2万多人,但是也可见抖音觊觎电商行业的野心。

 

三、抖音涉黄,顶格罚款

 

抖音的商业版图在迅速扩张、一路狂奔的同时,却忘了规范自身行为,也忘了身负构建良好网络生态环境的重任。

 

1月8日,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通报:近期,根据群众举报线索,北京市“扫黄打非”办指导北京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总队对抖音平台进行约谈,对其传播淫秽色情低俗信息行为作出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。

 

 

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负责人指出,对大型互联网企业加强内容监管,是为了促使其在法治轨道上更加健康发展,有利于规范网络传播秩序,构建良性竞争的大环境。监管部门及时敲响安全管理的警钟,就是要提醒互联网企业时刻不能忘记内容安全的主体责任。

 

四、新华社让抖音“守规矩”

 

对此次抖音被顶格罚款事件,新华社评论,“不管什么平台,都要守规矩!”

 

 

作为头部短视频、直播平台,抖音拥有庞大的用户群,日活跃用户众多,90后占比最大。伴随着快速发展,反映“抖音”问题的声音不断。

 

仅2020年,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举报中心就接到涉“抖音”举报线索近千条。直播中存在不雅行为,弹幕内容低俗,直播游戏未经审批且含有血腥、暴力等内容,引流到其他平台进行违法违规活动……这些“辣眼睛”的内容,难道传递的是抖音一直以来所推崇的“记录美好生活”的愿景吗?

 

企业不断发展壮大是好事,但是一旦这种快速发展变成了野蛮生长,就会背离人们对内容生产的更高需求和审美期待。

 

五、互联网直播,亟待整治

 

纵观大大小小的互联网直播平台,涉及到低俗内容的绝不只抖音一家。

 

“我不能露脸,我要过了10万订阅才能露。”

 

2019年7月25日,斗鱼主播“乔碧萝殿下”在连麦直播时“意外”发生“萝莉变大妈”的“翻车事件”,平时用来遮挡脸部的图片不见了。

 

 

事后,尽管斗鱼平台永久封杀了乔碧萝的直播间,但是乔碧萝却在话题传播发酵中收割了大波流量,粉丝数暴涨到52万。

 

 

为何一个靠欺骗观众来炒作的主播却能够收割众多粉丝?这场闹剧实在是引人深思。

 

不需要身份证,甚至不需要任何资料,一台手机就可以实现网络直播。低门槛的网络直播让普通人具有快速蹿红的可能,但直播平台上诸多问题的出现让其成为众矢之的。

 

“一个视频哪怕内容再丰富、做得再用心,如果没有观众,统统白费。一些创作者为了赚快钱,会用恶搞、扮丑的方式吸引眼球,也不乏有人会打‘擦边球’。”

 

流量为王,有流量,才有收入,但是靠哗众取宠的方式挣到的钱,早晚也会被国家罚回去。

 

抖音不是第一个被罚的互联网直播平台,也永远不会是最后一个。